当前位置:新鲜趣事 » 未解之谜 » 探解贵阳空中怪车事件之谜

探解贵阳空中怪车事件之谜

未解之谜 2018-01-31 16:29

 “空中怪车”事件轰动一时。有人认为它的出现是外星造物,有人认为是自然天象,由其引发的诸多猜测和调查在这几年间一直没有停止过。这起事件之所以多年来尤为引人关注,是由于人们对这一事件的原因始终争论不休,而各方专家的说法又没能找到一个圆满的答案来解释,于是出现了“空中怪车”事件是由UFO造成的,外星人曾经造访都溪林场的说法。此次事件也成为了中国神秘“UFO事件”之一,现遗址位于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天鹅湖森林公园境内。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  空中怪车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 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房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并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且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探解贵阳空中怪车事件之谜

1994年底,贵阳北郊两个单位出现的离奇破坏事件引发了全国性的关注,据说,在那一年的11月30日凌晨,贵阳北郊都溪林场,电闪雷鸣之中,一些目击者看到天空有奇异现象出现,两团刺眼的强光发出比火车还要巨大的轰鸣声,裹挟着怪异的狂风将林场400多亩马尾松林迅速摧毁,与此同时,紧邻林场的铁道部贵阳车辆厂,当地人也叫做都拉营车辆厂的地方,也同样遭袭,这里除了断树毁房外,据说还留下了很多难以解释的奇异破坏现象。事发后,很多人认为当天晚上那个现象是一个不明飞行物,人们将它称作了贵阳空中怪车,而现场诸多的奇怪现象就是它破坏的,这种说法迅速遭到了另外一些调查者的反对,他们认为是自然现象,然而,据说现场的诸多离奇迹象又让他们无法证明自己的观点,以至于这一事件因为一时无法解释而成为了我国UFO事件史上一桩悬案,那么,事情的真实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那天晚上真的有不明飞行物出现并袭击了这两个单位吗?

2004年12月,《走近科学》的记者赶赴贵阳就空中怪车事件开展调查,都溪林场是我们的第一站,据说,那里的破坏现象很离奇,贵阳空中怪车事件很多情况难以解释,真的是这样的吗?

 

徐忠波 :    马路这一侧当时是十多个塑料大棚,是一个苗圃,那么第二天以后我们看到这个,塑料大棚是完好无损的。完好无损的,马路的这一侧,是茂密的森林。一夜之间茂密的森林只剩下白花花的树桩。这片森林大概被毁掉了一共有400多亩。塑料大棚完好无损,这是一种什么现象呢?那么现在是整个400多亩森林,现在只剩下那几棵了,仅剩这几棵马尾松了。

解说:由于事发不久,林场就将主要灾害现场进行了清理,因此,我们只能通过当时的录像资料来了解破坏的情况,在录像带上我们可以看出,虽然有一些连根倒地的树木,但是,破坏现场的确是象徐忠波所说的那样,大片树木都是在一定的高度被折断的,断面不整齐,高度不一致,而折断的高度在这个林场仅存的一小片灾害保留地中可以更准确地感受到,在这里,记者看到,树木大都是在1米以上的高度断掉的,这种情况就与一般的风灾很不一样,按照常理,树木遇到强风,应该是绝大部分从根部倒掉的,为什么这次断树会是这样的样子呢?当时,这种情况曾作为奇异现象之一,而被调查人员加以研究,但是,在一段时间的勘查之后,人们便发现这并不奇怪。

徐忠波 :    大棚的这个高度是3米多高,因此它这个阻力应该是很大的,因为它是这个方向,这是东西方向,这个倒向是南北方向,这个力应该是南北方向的,那么这个大棚是东西方向,大棚都是3米多高,大棚还是完好无损的。

解说: 为什么前后的树木都被毁了,而唯独中间的塑料大棚完好无损,又为什么同在灾害区域的高压线和烟囱安然无恙,而树木和房屋却遭受损害了呢?离奇的灾害让人摸不着头脑,而接下来的情况同样让人难以理解。

徐忠波:    我们看这一个,地下这个腐殖层,是很厚的,这还是幼林,当时这个腐殖层有十多公分厚,这个幼林你看都是这么厚 都这么厚,你看,这一层 ,很厚。当时腐殖层有十多公分厚,当我们发现时,树枝倒了,数枝倒了,这个腐殖层也是完好无损的。

探解贵阳空中怪车事件之谜

    主持人:贵阳空中怪车事件所有这些不合常理的现象似乎都在提示我们发生在都溪林场的,它绝不是一场普通的风灾,破坏现场的,好像都在提示我们这种力量它是被控制的,那么如果是这样,这种被控制的力量是什么呢?而这一切都源自于11月30号凌晨天空出现的那个奇异的现象,那么那天晚上目击者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解说: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在都溪林场寻访当晚那个现象的目击者,他就是其中的一位,名叫陈连友,当时是都溪林场的副场长,这是他当时的目击地点,都溪林场的采石场,为防夜晚碎石机被盗,那天晚上陈连友在这里值班。

王方辰 :    因为那个林子完全是一个割松香的,每一年你把那个树皮割下一块,每一年割一块,转着这么一割。转着圈这么割,那么树在这一块。就是挺高一个树的最脆弱的地方,因为它纤维是不连贯的,所以从被切的地方倒,是很有可能。

解说:这就是马尾松树上那个割松香的地方,松香是林场的一个主要收入来源,因此,在林区,几乎每棵有一定树龄的马尾松都有这样的痕迹,因此,当遇到一定的风力,十几米高的马尾松,在最脆弱的地方断掉是可能的,而且,11月份的贵州,正是冷空气的前锋南下入侵的时候,由于地形的差异,山丘低洼的地方比较空旷,气温降得快,而林区内,保温性好,温度降得慢,温差陡变产生的大风吹向森林,将树木从割松香的地方折断是完全有可能的。当时,对断树高度的解释曾经大大增强了调查人员的信心,但是,在接下来的调查中,人们却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从破坏的现场来看,树木并不都是从那个割松香的地方断掉的。

其次,灾害是跳跃性前进的,整个破坏区域非常不连续,由西南到东北,断断续续地呈现出了4个区域,能够感觉到灾害在破坏了一个地方之后又跳过去破坏另一个地方,如果是风,一般都是席卷一片,什么风会这样跳着走呢?

第三,破坏还具有选择性,这是当时贵阳电视台拍摄的一段录像资料。

观众朋友,我身后是林溪山场的房屋,不明现象发生以后,烟囱和高压线都没有受损,但是你看前面的那片房屋它的房顶,就石棉瓦的房盖却不翼而飞

同样的选择性也表现在塑料大棚上,这是一张当时拍摄的照片,完好的塑料大棚和前后折断的树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连友 :    两点半的时候狗叫了,狗叫了我们起来了,我和兰德荣,我们两个就从这个地方走了一圈,走了一圈回来了,我们就泡了杯茶来喝抽烟,突然就打雷,打雷应该先下了一点白雨,下下来,在这地下捡起来的就像那个黄豆,磨豆腐渣黄豆那么大,就是小冰雹。

解说:这种雷雨冰雹下了一阵之后,陈连友准备睡觉。

陈连友 :    三点半了,我说没有事了,我说。我们又睡下,就听到从这个方向像火车那么大的响声,从哪个方向,从这个方向。从这个方向过来,后来,这火车能够响起来。好像响起来在这门口,是听到火车声了,就像火车那样个响法,我们铝厂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火车声,铝厂那个时候,烧那个真空炉子, 烧煤炭那种。那个响声,哐仓哐仓的,就是那个时候,爬坡车里带的多的那样的响声,哐 !哐 !哐!我们这经常听到,那说这火车开过来那是鬼话 ,火车会来。结果我一看那亮光,整个那里泛白,这整个地亮起来了,屋里就像把电灯打开那种,亮了一头,亮了走了,走的速度不太快,就整个天空特别亮。整个地照亮起来了。整个这块地都照亮起来了,(光)跟着走了吗。

解说:这个时候,喜好通宵玩麻将的靳富合也目击了这一现象

靳富合:    有两个光,有黄色的、 有红色的。红色的!

就是有两束光是吗?两束光是走动的吗?

走动很快。

从哪个方向到哪个方向?

从那面过过来,从这个往这个方向走,往这面走,光很亮,一个是黄颜色的。

是什么样的黄呢?

这种灯光那种黄颜色,就像咱们平常点这个灯泡这样的黄颜色。

就是电灯这种灯光。还有一种呢?

一种带红色的。

是特别红吗?

带小点的红色看到之后。

是特别红吗?

不特别,有点跟黄有点接近,像黄有点接近。

解说:在林场,目击者还有半夜被响声惊醒的王明英。

王明英:    反正也不知道是光啊,就是两个,我也不晓得是怎样的东西,反正就是这样大两个,从松树顶上飞过去,飞到都拉营去了,声音就是火车的声音,轰啊轰啊的,听到。

解说:经过调查,记者了解到了当时在林场看到那个空中怪车现象的主要是这几个人。根据他们的描述,我们可以的得到这样一组画面。在那天凌晨,三个人因为各自的原因看到了那个东西,它发出黄色或桔黄色的光,很亮,有点像火球,带着隆隆的火车巨响从天空驶过,方向朝着东北,而东北方向的都拉营,正是铁道部贵阳车辆厂的所在地。

与林场一样,第二天上班时,职工们也发现工厂遭到了严重破坏。

李志恒:    这是我们的生活区,这面是一区,这面二区,下面是三区 (灾害)就从蓝色房子那个地方。从那边进来的,那个风灾害是从那边进来的,从山那边过来,大概是在,那边就是都溪林场,山后边就是都溪林场 ,那个塔后面。是这么过来,这么过来,从我们的那个角,进入厂区,然后最远的距离伸到哪个地方了呢?就是两栋。这两个房子一样,房顶一样的那个颜色的,后边那一栋,左边那一栋,就是山脚下,山脚下那几栋。

解说:这是贵阳车辆厂的平面图,按照李世恒的介绍,灾害是从西南方向进入工厂的,行进的方向是东北,在离奇的破坏现象中,地磅房钢管断裂,是最先被发现的。由于工厂早已将灾区进行了恢复,我们只能通过当时的录像资料来了解情况,这是受灾倒塌的地磅房,它的天棚支架当时是用10厘米的无逢钢管搭建的,灾害过后已经一侧倒塌,而离奇的现象是这两根断掉的钢管,从录像上看,断口整齐,与其它几根的弯折的钢管有明显的差异,为什么会这么断呢,当时的一种说法是钢管原来是完整的,当天晚上被不明原因截断,然而,另外一些调查者却提出了截然相反的意见。

 

探解贵阳空中怪车事件之谜

    陈燕春:    它不是被切割断的,都是那种弯折了以后给折断的,钢管是水平切断,断了错位一看里头就是假焊,因为没有焊缝,没有看见焊缝。断裂的钢管是原先焊接不牢还是整根被切割,由于现场已经不在,而从录像带中又无法判断,这成了一个悬念。

解说:在车辆厂,离奇的现象还出现在这节被不明原因移动的小火车上。

李志恒:    它石棉瓦,就是火车轮底下有好多石棉瓦,有一些石棉瓦它就压在这个车轮底下了,有一些石棉瓦它是被压过。所以我就知道它车是动过的,要不动,它就不会压到石棉瓦,是从这个方向往这个方向动,从那个方向往这边动,大约移动了,还是挺长,有个20来米吧。差不多从那个地方一直开倒这个地方。

解说:这节车皮与当时被移动火车同一型号,它自重24吨,载重60吨,据李世恒介绍,当时这节车皮装有近50吨的钢材,而且车轮被锁死,奇怪的事情还不只是这节70多吨重的火车车皮怎样被移动,它的移动方向也很奇怪,当时灾害的前进方向是从西南到东北,而火车移动的方向是逆向而动,由东北向西南,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车辆厂的这个位置上是专户储存一些易燃生产资料的杂品库,在它门前的水泥地面上,灾害过后出现了一些类似于爪印的明显凹痕,这些爪印凹痕上面有一层黑灰覆盖,象是焊枪在地面作业时留下的痕迹,但是这个地方是严禁焰火的,这个爪印又是怎么来的呢?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在这个位置,当夜凌晨,两个值班的经济警察竟然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带离地面一米多高。

李世恒:    当时他们晚上三点多的时候在这巡夜是吧,有这个要求,他们必须巡夜,我在里面我都比较写的详细了。

主持人:我现在手里拿的就是贵阳车辆厂关于这次事件的一个调查报告,在这个报告当中 上面有李世恒对于那两个人的一个询问记录,他们两个一个叫罗维俊,一个叫做王军,都是来于自遵义的农民工,现在这两个人已经不在这个厂子工作了,所以我们的记者也没有联系他们,不过幸好就是留下了这个当时口述的一些现场的情况,他们说3时左右,天下起小雨,并有雷声,天空有些黑云,当我们走到物资处道口的时候,突然就听到身后有巨大的声响,容不得回头就觉得身后有一股狂风从身后刮来,人站不住,想就地蹲下来躲避,但人有飘飘的感觉就飞离了地面

而这些离奇事情发生的同时,当天凌晨的时候,在车辆厂里面也确实有目击者亲眼看到了那两个能够发出火车般巨响的光束。

新鲜趣事,就上 http://www.xinxianqushi.com

0条评论

其他推荐
百慕大三角之谜
探索浙江嘉善一鱼塘不明水生物
千米地下寻找暗物质:或破解宇宙起源
揭秘麦田怪圈之谜:或是外星人的杰作
网友揭秘上世神秘生物照片
解读10大金字塔之谜
月球表面乳白色斑点之谜揭秘
科学家称暗能量并不存在 时间会完全停止
英老兵拍到"鬼魂游街"照片
地球或已被外星人发现吗?
恐龙是如何灭绝的?
车祸现场惊现鬼魂 车祸现场拍到鬼魂
探索5000年前经济技术未解之谜
奇闻大揭秘:麦田怪圈之谜
猎塔湖水怪之谜